截胡德国口罩被批 特朗普:需要口罩 不想他人得到


在美国疫情严重地区,已经有医护人员感染甚至死亡,但因为病人大量涌入、防护装备不足,医护人员依然未能得到必要的保护。

“美国在1至2月已经有输入的新冠病毒的感染者,但这些感染者并没有被识别和隔离,病毒在美国不断传播,直到丧失了初期进行围堵窗口期,疫情出现了井喷式的局面。”杨功焕对澎湃新闻表示。

“佛罗里达的海滩上挤满了放春假的大学生、纽约居民挤满了地铁车厢、路易斯安那州的一所教堂继续接待数千人……”BBC描述道,“在全美各地,有无数的例子表明,美国人没有听从公共卫生专业人士的呼吁,避免密切的社会接触。”

美联邦政府首席传染病专家福奇也在3月12日表示,美国的疾病检测系统在新冠肺炎爆发期间“完全失败了”。而一直致力于更正总统特朗普的错误言论,要求美国实行严格抗疫措施的福奇也在3月23日一度缺席新闻发布会,有媒体指出特朗普因不愿遵循福奇的建议而与之不和。

用于救治重症病人的呼吸机也无法满足需求。纽约曼哈顿一家医院已经开始使用一些呼吸机治疗多名患者。3月29日,美国总统特朗普还指责美国有医院在囤积呼吸机。

此外,检测标准过严、检测能力不足也是隐患。

纽约州护士协会成员、儿科急诊室护士肖恩·佩蒂(Sean Petty)表示,医疗用品短缺迫使他所在的医院只能给症状严重、有资格接受新冠病毒检查的患者提供口罩。

曾组织美国留学生向中国捐赠口罩的美国乔治华盛顿大学学生曹茗然在澎湃新闻撰文写道,3月2日自己去弗吉尼亚的中国超市采购时,“整个超市里只有我一个人戴着口罩,超市里的各种商品也非常充足。”直到3月7日左右,美国的疫情急转直下,超市里的食品才开始被“抢空”——而那时他的工作也变成了为美国学生发口罩。

刘季高也3月23日也表示,距离美国疫情的高峰期还早,因为大多数人还没有被真正被筛检出来。

特朗普在新闻发布会中提及的220万死亡的数据,主要来自英国帝国理工学院新冠肺炎团队3月16日在线发表的一篇基于数学模型的科研论文。该团队在报告发表前一周,将其提交给了白宫新冠特别工作组。